言烬

全职/三国/综漫/龙族 不定时产文

♥Amer♥

蘅芜胡同

♥黄少天生日快乐♥
黄少天生贺文
喻黄/清朝paro/私设有

     要说这京城除了那偌大的紫禁城之外,哪儿的风水最灵,只怕除了蘅芜胡同,别的地儿也不敢妄称了,这蘅芜胡同出过一相两后三元帅,状元将军侍郎尚书之流更是数不胜数,堪堪配的上“人杰地灵”四字,偏这蘅芜胡同的名儿如它的出处蘅芜苑一般,“外则无味,内则清雅”从外面撑死了看也只不过是一条普通的巷子,瞧上去极普通的家户落座在巷子两旁,然这些家户并非外观简单,它们不是家,是师门,各家各族将自家孩子送入师门学识学技,期满便接出来或送入宫廷,或参加科举,或管理家族,那些名满天下的人儿便是师门培养出来的,这胡同里有满人也有汉人,有镶黄旗的贵族也有包衣,但进了蘅芜胡同,出来就都是被尊重被争相邀请的人才了。进巷口那家微草的出过镇西大将军,当朝兵部侍郎方世镜便是那蓝雨家的……诸如此类,如今的蘅芜胡同小辈为多,当是一派稚然之景。
     天色将晚,朝廷未设宵禁,蘅芜胡同便盈了欢声笑语以迎夕阳,三两小童在各自师门门口的石阶玩耍:呼啸的唐昊与轮回的孙翔在切磋武艺,虽然更接近于扭打,兴欣的苏沐橙与烟雨的楚云秀凑到一起扭着手帕轻声聊着闺阁之事,微草的王杰希与前来探望的方家人说着话……蓝雨的黄少天才擦拭好自己的剑,出门便瞧见了隔壁兴欣的叶修在与自己师门的喻文州说话,喻文州笑得一脸无奈,黄少天撇撇嘴走到角落蹲下拔起一根狗尾巴草开始逗蓝雨养的狗小蓝,一边逗一边与小蓝说话。
     不远处的叶修看着黄少天的动作笑了一声,转头略有深意地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你竟然会拿他没办法,我可听你们师门里人说这黄少天顶好动,废话顶多,你们师父说话的时候能抢过话说气师父,别人都是喜欢姑娘就你喜欢男的还是个……成我不说了。”
     “叶修前辈休要笑我了,这巷子里的断袖也不止我一人的,少天他……真的极可爱。”喻文州也将视线移向专心逗狗的黄少天,嘴角翘起一个宠溺的弧度。
     “等你们被接回家后就没那么多时间相处了,趁还在这蘅芜胡同,赶紧把人拿到手才是正道。”说着叶修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给了一个鼓励的眼神便走开了。
      喻文州仔细想了想,吐出一口气,整了整衣服向黄少天走去。
      黄少天正玩的开心,猛然间肩膀被人拍了下,正不满的转头却听见一声温柔的“少天”,生生停了下来,扔掉狗尾巴草,站起身拍拍灰看着喻文州:
      “嗯,有何事吗?”
      “今天师傅不是教了新的剑法吗?我想向少天请教一下,权当比试比试了。”
      “啊……既然你如此想输,那我就与你切磋切磋吧。”看上去张狂而极不情愿,少年的语气却复变得轻快,拉着喻文州向师门内走去,各自取了剑,行至武斗场。
蘅芜胡同的师门皆有着深厚的底蕴与财力,这武斗场自然是有任人发挥的空间。黄少天与喻文州摆好架势,眼睛紧紧盯着对方互相观察着,忽然喻文州身形一动挥动手中剑刺向黄少天。这边黄少天还在讶异喻文州怎么这回如此沉不住气,右脚却是往后一点带动身体向后躲开了这一击同时握剑横扫向喻文州……
      两人缠斗着,喻文州隐隐显出劣势,黄少天正暗自得意着,喻文州突然丟开剑毫无防备地面对黄少天挥来的剑,黄少天自是被吓到了急忙转动手腕调转剑锋,剑也甩了出去,黄少天揉着手腕奇怪地望着喻文州:
     “喻文州你干什么啊想死啊。”幸好当时剑离喻文州还有一段可控制的距离,否则……黄少天还在怨怨地想着,手便被拽了过去。
      喻文州双手拢着黄少天的手,轻揉着黄少天的手腕,抬起头直视黄少天的眼睛,眼里是化不开的三月春水,漾着花瓣。
      “少天,我心悦你,我想我不用多解释,少天应是懂的。”
      “我……我……”黄少天怔怔地望着喻文州温柔的脸庞,转而瞥到自己被仿若当做珍宝一般给喻文州捧着的手,内心却也出现了旖旎的情绪,他懂喻文州的意思,在师门内他们两个即是最默契的存在,再次之前彼此的心意也能猜出几分,只不过碍于面子不敢道明,此时喻文州一句道破,到让黄少天心下安定了几分。
      “唉,我也是啊……我也喜欢你,喻文州。”黄少天偏过头。
      “那就好。”喻文州浅浅的笑意加深了几许,笑的若春花般灿烂,他拥过黄少天,吻了吻眼前人的额头,黄少天睁大了眼睛抬头看着喻文州,喻文州却抬手揉了揉人脑袋轻轻将人按到肩膀上,搂紧了黄少天。
      这大概才是真正的相知。
      这般温存直到感觉有人来了才打住,黄少天挣脱喻文州的怀抱,蹦哒着走在用石头铺就的走廊上,忽而转过身对着身后的喻文州一笑,笑里尽是依赖与喜爱。


弹指岁月,倾城顷刻间烟灭
青石板街,回眸一笑你婉约

借用了杰伦的兰亭序
觉得这个背景挺好写的,可能会有后续,喻黄已达成。

【韩楚】无题

*楚云秀生贺,韩楚欢乐向短篇,可能ooc
*因为标题太长所以干脆无题
*因为懒所以楚队生日快结束了才发,不要学我
*借了一个表情包的梗

你这么牛逼,敢在霸图门口喊叶修无敌吗?
楚云秀会先一步踹飞你的

舒可欣觉着自家队长最近有些不正常。
然后她在练习时和李华开了个小窗
莫敢回手:副队,你没觉得最近队长有点……不对劲?不觉得队长太女人了吗?
林暗草惊:……队长本来就是女人啊,不过队长最近确实,太女人了!
莫敢回手:是啊,大概从这赛季结束吧,队长就经常一个人发呆,露出那种……迷妹的笑容。
李华刚准备回,就瞅见对面的舒可欣被队长叫了出去,想着还是认真练习别八卦队长要做新时代的好少年(×)就关了对话框。
实际上楚云秀确实变成了个迷妹,而且还是,韩文清的迷妹。
照说楚云秀也不是第一天知道韩文清这个人了,但要真正喜欢上他,还是从韩文清的一句话说起。
就是那句著名的“一如既往”
楚云秀当时在敷面膜,听到这句话眼角瞟了眼电视:
尽管输了比赛,霸图F4还是一个个神采奕奕,毫无失败者该有的神情,尤其是韩文清,依旧刚毅的面容,依旧踏实浑厚的嗓音,却让楚云秀移不开眼。
楚云秀突然觉得,韩队好有型。
也是,我们楚队既然是烟雨的大当家,自然不会喜欢文艺瘦弱类型的男人(说到这里楚云秀想起了林暗草惊的mas),而韩文清,正好对上了楚云秀的胃口,楚云秀一直纳闷,为什么她早没注意到韩文清这么有型呢?
所以我们楚队患上了相思病,无论做什么都会想到韩文清,而只要一想到韩文清,楚云秀就会不自觉勾起嘴角,露出小女人般的笑容,被队员们瞅见了,一个个感叹着队长的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不得不说楚云秀不愧为烟雨队长,这感情来的汹涌,楚云秀也怕它去的汹涌,于是很果决地做了一个决定,她要去霸图找韩文清表白。
楚队做的决定,自然没人敢拦,楚云秀只是在看到舒可仪给搜到的韩张文时愣了片刻,随即快速订机票,风风火火飞往青岛。
“不得不说,能无视官配,勇敢追爱的女人,也很可爱呐。”舒可仪望着楚云秀的背影冒着星星眼如是说。
而此时的霸图门口,有两个不谙世事的少年正在玩一个游戏。
“诶,你不是号称叶神的脑残粉吗,咱们既然不能去h市,喏,那你敢不敢在这儿大喊叶修无敌?”
“喂……这是霸图俱乐部啊,韩文清不是一向与我叶神有仇吗,你这是害我!我才不上当”
“啧啧瞧瞧这亲疏分明得,不敢喊?哈哈那你还当什么叶神的脑残粉,只是一个说说而已的伪粉丝哦。”撺掇的少年明显比较心机,受撺掇的少年面露犹豫之色,咽了咽口水,狠下心,右脚一跺,闭上眼睛大喊了一声:
“叶修无敌!我叶神无敌!”
一旁的少年兴奋的拍起了手,然而这一幕被刚把行李放到酒店打车到霸图的楚云秀纳入视线里。
楚云秀看着这俩孩子大概也就15,6岁的样子,“应该踹不死的”楚云秀腹诽着,高跟鞋踢踏作响,转眼走到俩孩子前面,长腿一伸,直直踹向刚喊的少年的屁股,然后膝盖转个弯,复又踹向那个撺掇的少年。
俩少年“哎哟”一声,往前扑倒在地,转过身,看着眼前这个高挑亮丽的女人,似是还处在懵逼状态。
“看清楚,这儿是霸图,霸!图!那么大俩字儿杵那儿没看见?不是兴欣你们喊什么?不知道韩文清和叶修有仇?非要等韩文清出来收钱包才甘心?你们也是运气不好,碰到一个正好喜欢韩文清的人,活该。”一连串话语从楚云秀口中吐出,让两个少年慌忙站起身,连连道歉,揉着屁股夺路而逃。
“该道歉的不应该是我吗?”楚云秀挑着眉嘀咕着,抬起头,脑袋当机。
韩文清就站在霸图俱乐部门口,直直地看着楚云秀。
“楚队,来霸图有什么事吗?”依旧是那张黑社会脸,楚云秀不自然地笑笑。
“也……没什么事儿。”说完楚云秀自己都觉得鬼信。
“楚队,刚刚说喜欢我?”韩文清回想着方才看见的场面,眉眼凌厉的女人,嚣张的话语。
楚云秀万万没想到韩文清听见了自己方才说的话,转而想着反正就是来告白的,正好。
“对,韩队,我喜欢你,你表个态吧。”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选择权推给韩队。
韩文清皱了皱眉,显然他没有料到女队长是来干这个的,他想说他们彼此不是很了解,可他瞥到楚云秀紧握着的双手,突然觉得,这个女队长不似外表那般强硬,韩文清想着自己也应该找个女朋友了……
“你都替霸图打人了,我能拒绝吗?”韩文清罕见的露出一抹无奈的笑意,让楚云秀惊讶万分,她觉得这一刻谁都没有她幸福。
于是她跑过去勾住韩文清的脖子,眉眼间满是幸福。
“下次,再有人在霸图门口说叶修无敌,我继续帮你踹!”楚云秀霸气十足地说道。

【伞修】cold sun

*伞修线可能要到后期才会明显,但不会跑题的
*架空向,借梗庞贝末日
*建议搭配BGM:cold sun-Aimer食用更加,奶罩大法好
*高亮,前面部分大概比较伞橙,全职其他人物不会遵循原著,最后是糖是刀还未决定。
1
苏沐秋放下了手上的长矛,站起身用残破的袖口擦了擦脸上被溅到的血,温热的,咸腥的,它的主人在上一秒还手持匕首,怀着必胜的心情朝着苏沐秋冲了过来,却被苏沐秋转身一闪,一记斜刺贯穿了腹部,倒在了地上。
观众席上热烈地欢呼着,为昔日角斗王的落败而兴奋,也为新的角斗之王而喝彩。
苏沐秋尚显稚嫩的脸庞透着些许不适,他深吸一口角斗场浑浊的空气,眼瞳中透出坚毅的光芒,左手握拳,向上一挥。
“本场角斗,苏沐秋,胜!”身披白色外袍的裁判[应该是叫裁判吧……好吧就管这个叫裁判,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抬起左手握成拳,缓缓伸出食指,指向苏沐秋,观众席上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苏沐秋扬起脖子,他知道,胜了,意味着能活过未来三天,自己的妹妹也能安全三天。
角斗场的勇士每隔三天便要出场,在空旷的角斗场进行着血腥的厮杀,以供取悦那些贵族、议员。
而苏沐秋,本是与妹妹相依为命生活在离角斗场尚远的小岛上,与当地人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可罗马人,暴虐的罗马人的铁蹄践踏了这片净土,他们用冰冷的兵器迫使岛上的人投降,他们将女人拖出来奸淫,将老人拖出来绞杀,将儿童,男人带回坎帕尼亚平原,再用一把火,使小岛沦为废墟。
苏沐秋便是与妹妹随着罗马人大军来到庞贝城,他见证了罗马人对其人名宣称苏沐秋等人是自愿臣服于伟大的罗马帝国,他被迫要求上角斗场,而他的妹妹,本来是要被送去其他议员家当奴隶的,因为苏沐秋向角斗场主管承诺,自己会成为角斗王,妹妹才免于一难。
但这只是暂时的,一定要争取到自由,才能彻底摆脱这个噩梦,而妹妹……
一想到天真可爱的妹妹,苏沐秋暗自咬紧了牙。
他绝对不能松懈!
长呼一口气,苏沐秋转身跑进角斗场内室,回到属于自己的房间。
说是房间,倒不如说是监狱,一道铁栅,简陋的铺盖,构成了简陋的房间。
苏沐秋跌坐下来,手无力地搭在膝盖上,神情流露出几分疲倦。与昔日的角斗王对战可不是那么好玩的,精神高度集中与体力的高度消耗,致使苏沐秋暂时不能行动了。
门外传来走动的脚步声,一阵开锁的声音,铁门被推开,一位留着浓密胡须的老者走了进来,老者深如幽潭的眼眸注视着苏沐秋,开口,沙哑的嗓音。
“你以后就是庞贝角斗场的角斗之王了,孩子,跟我到你的新房间去。”
说着老者伸手抓住苏沐秋的手臂,将人提了起来,老人皲裂的手有着厚实的力量,他一路搀扶着苏沐秋,穿过昏暗的长廊,两旁房间内的角斗士目光皆投在苏沐秋身上,有羡慕,有不屑,更有挑衅。
老者带着苏沐秋来到一间房门前,待苏沐秋站定,老者伸手推开门,整洁的家具,一应俱全的生活用具,虽然依旧简朴,但较之之前的监狱,这里简直太理想了,更让苏沐秋惊喜的是,沙发上坐着一名明媚的女孩,女孩视线投到苏沐秋身上,整个人都活泼了起来,她蹦哒着跳到苏沐秋跟前站定,眉眼弯弯,仿若油画上走下来的天使。
“哥哥!”女孩甜甜的叫着。
苏沐秋疲倦的神情转而被欣喜代替,他抬手略现无力地揉了揉女孩柔顺的金发:
“沐橙怎么来了?”
这名女孩便是苏沐秋活下去的唯一动力,苏沐秋的亲妹妹:苏沐橙
沐橙歪了歪头,瞄了一眼一旁的老者。
“是这个爷爷带我来的。”
苏沐秋转头望向老者,露出迷惑的神情。
“你是角斗之王,当然配更好的待遇,你和你妹妹以后就生活在这间房了,不用遵循每三天出场一次的规则。只须静静地休息,等待他人的挑战,当然,不够格的人,是不会到你面前来的。”老者沟壑纵横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希望你能创造奇迹。”老人留下意味深长的一句话,墨绿色的瞳孔中流露出些许期待,转身,负手缓缓离去。
苏沐秋低头沉思了片刻,抬头,恢复了之前的神采,他对着沐橙笑了笑。
“沐橙,以后我们可以不用每天提心吊胆了。”
“诶?真的吗!哥哥你太厉害了!”对兄长报以崇拜的目光,苏沐橙拖着苏沐秋的胳膊将人拉到沙发上坐好。
“哥哥,你坐在这儿休息,沐橙去给你做饭。”
沐橙虽年幼,但经历了世态炎凉的她早已学会了烹制基本的饮食,随即她走到门口,回头冲哥哥笑了笑,转头朝门外走去。
并非苏沐秋缺心眼,而是角斗场的人都认识苏沐秋,对他这个可爱机灵的妹妹也很宽容,就连主管,有时也会给沐橙一些糖,放任沐橙在角斗场里穿梭,苏沐秋实在不担心,他倒在沙发上,眉眼温软了下来,想着以后的事情,沉沉睡了过去……

*第一章就这样儿吧,感觉也码了挺多的,不会开长篇的,我懒(:з」∠)_

魔道祖师式懵逼表情包
还没来得及撸文只好先做了玩玩图个乐呵
薛洋你看我对你多好就你一个人有眉毛
瑶妹我真的画不出你的帽子
晓道长so easy

哦要变成keito迷了又买了本嫌疑人x的献身

【楚苏】觥筹

*民国paro的短文,撩心

身段婀娜的女子披一件绣芍药的旗袍穿梭于人群中,高跟鞋踢踏着晃过,迎面的人们无不举起酒杯恭维一句“云秀姐。”女子嘴角上翘到一个傲慢的角度,速度丝毫未减慢。
楚云秀穿过一片纸醉金迷,上到二楼,尽管仍有叮当碰杯之响,相较于一楼还是安静许多,她行至角落的一个吧台前,年轻的酒保仔细擦拭着高脚杯,抬眼望了来人后微微一笑,露出熟稔的笑:
“云秀姐,你来了”
楚云秀抬手轻轻抚着鬓角,这是她心情烦闷时的招牌动作,酒保一看便知,这位主子没有寻见自己想找的人,将杯子放好,酒保微微靠近楚云秀:
“在兴欣专包的那间房里,一来就直奔那儿呢”
酒保嘴角是讨好的笑。
闻之楚云秀手落下,眼帘微垂,婉转地看了眼酒保,脸上笑意肆然,点了点头,转身走远,酒保嗅着楚云秀的余香,眼中闪着精明的光。
这边楚云秀望见了兴欣惯用的房间,雕花木门里透出微弱的光,楚云秀正欲推门而入,想了想,抬手敲了敲门。
一声清脆的“请进”之后,楚云秀推开了门,灯光有些昏暗的房间,一名长发、同是穿着旗袍,旗袍上绣着大朵芙蕖的女子趴在桌子上,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
“嗯?云秀你来了。”女子弯起嘴角,暖暖的笑容。
楚云秀坐到女子身边,看着电视画面在女子脸上投映出的光影斑驳,伸出手轻轻覆在女子柔顺的发上。
“工作了那么久,很累吧。”
女子答道:“不累……啊,那是你昨天留在这里的烟。”指了指桌上的雪茄。
楚云秀拿起一根雪茄,熟稔地点燃,吸了一口,袅袅烟雾升腾至消散,与室内弥漫着的熏香格格不入。
就像她俩的未来,格格不入。
楚云秀出神地望着苏沐橙有些干裂的嘴唇和不施脂粉的脸,再伸手触碰着自己的脸庞,用化学药品保养得当,没有来由的,楚云秀心里一阵烦闷。
她目光转向了桌上放着的一杯茶,伸手取了,尽数倒入口中,随即抬起苏沐橙小巧的下巴,俯下身吻住她的双唇,带着茶香的舌头扫过苏沐橙的嘴唇,滋润着一寸寸干裂,尔后将舌头深入苏沐橙口中,带去一分分茶香。
苏沐橙没有反抗,乖巧地任由楚云秀动作,眼中只有服从,似一头已经被驯服的小兽。
楚云秀在两人唇舌相交的同时抬起另一只手,抚上苏沐橙光滑的脸,指腹细细摩擦着,薄薄的指茧与娇嫩的脸庞相贴,旖旎之感顿生。
良久,苏沐橙脸上渐渐泛红,楚云秀才吻罢,她幽深的眼瞳牢牢地锁住苏沐橙的目光,她看见苏沐橙大大的眼睛里困着小小的自己。
多好看的眼睛,被这种眼睛看一辈子也不会烦吧。
楚云秀如是想着,开口道:
“沐沐,如果要囚我的话,请用你的眼睛囚我一辈子吧。”
多么卑微啊,叱咤走私界的女王在求一个小人物。
苏沐橙没有说话,只是目光中平添了一丝悲哀。
楚云秀似是不能忍这种目光,起身,脚步有些踉跄地推开门向外走去,留苏沐橙一人在房间里。
苏沐橙复又趴下,手指轻轻抚摸着湿润的红唇,痴痴地望着楚云秀离去的方向。
我何尝不想这样看你一辈子,只是我们两个之间,隔的是一个觥筹交错的世界,太远,是我触不到的世界。
就像熏香与烟,虽都是气体,但终究无法融为一体。

一下午看完了白夜行,东野圭吾是个天才

——桐源亮司,天堂有光,不需你在白夜中行走了

渣手账所以不拍清晰

来自未来的告白

*all叶向
*19岁的叶神不如9岁的叶神萌<(*ΦωΦ*)>
*有玻璃渣有糖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九日
九岁的叶修百无聊赖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望着正播放着动画片葫芦娃的电视机,心里有些烦躁。一旁的叶秋出了声
“哥哥,爸妈说他们要晚上才会回,到时候会给你带礼物,会有蛋糕哦!”提到蛋糕,叶秋咽了咽口水。
“嘁,谁稀罕,不就是过个生日么还不让人出去。”叶修翻了个白眼,索性换了个姿势趴在茶几上。正准备闭眼浅眠,叶秋突然捂着肚子表情抽搐。
“哎呀……哥哥我肚子疼!”
“你你你……你不会是想上厕所吧”叶修睁开眼睛扶着弟弟,叶秋死皱着眉头点了点头,叶修扶着弟弟送进了厕所,复回到客厅,舒了口气,正准备趴下睡觉时,又被电视发出的响动惊醒了:
原本好好放着“爷爷爷爷”的电视,屏幕一闪,黑屏了。
叶修走上前,正准备看看情况时,一道光在屏幕上闪过,随即一张高清巨大的脸出现在电视上,吓得叶修腿一软跌坐在地毯上。
“对着这个说话就行了么?啊好怕吓到他啊,那我开始了?”电视里的脸发出了声音,向后移了移,叶修这才看清楚,这是一个清秀好看的姐姐,穿着红色的……校服吗?好酷……啊说话了。
“小叶修是吧,你好,我叫苏沐橙,在时光的这头向你问好,叶修啊,九岁生日快乐哦!你可以叫我姐姐,姐姐永远爱你。”说完,苏沐橙露了个灿烂的笑容。
叶修有点懵,时光的这头?苏沐橙?我认识她吗?虽然叶修尚年幼,但他仍感受到了,来自未来陌生人的,温暖。
雪花一闪,屏幕上又出现了另一个面容,俊朗到极致的哥哥,这是叶修的第一印象。
“那个……叶修前辈你好,我是周泽楷,嗯……九岁生日快乐,叶修前辈……要继续努力。”周泽楷眼神认真,但脸颊微微泛红的说着,却让叶修更迷惑了。
他看起来比我大啊,为什么叫我前辈?不过,真的好帅啊……
叶修盘腿做好,心下已安定。
“周队,这是九岁的叶修好吗你叫他前辈?哈哈哈,哦,叶修小朋友是吧,我叫楚云秀,反正你以后迟早会认识我,生日快乐啊不知道你长的怎么样好想捏捏你啊”霸气高挑的姐姐出现在屏幕前,豪放的语言让叶修不自觉抖了一抖,然后……
“哇!——”这是被吓到的喊声,一张严肃,好似黑社会的脸出现在屏幕前,声音粗犷:
“叶修,生日快乐,永不放弃。”简短的语言却让叶修惨白了脸色,刚想喘口气,又是一张大脸,两只眼睛的大小极不均匀,叶修先是呆愣了一下,随即大声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这眼睛哈哈哈哈”
“嗯,九岁的叶修,生日快乐,加油。”尽管叶修乐不可支,屏幕里的人还是一丝不苟地说着,叶修有些庆幸他听不到。
两个吓人的走了,屏幕还没亮,叶修就听到一阵语速极快的声音,所谓未见其人便闻其声不过如此:
“哈哈哈诶诶韩队王队我打赌你们绝对吓到叶修了他还只是个孩子啊韩队你说是不是公报私仇啊哈哈哈哈诶诶到我了到我了”
一张阳光年轻的脸出现在屏幕前,叶修感叹终于不吓人了。
“嘿叶修小朋友是吧我叫黄少天记住哦我会是你以后遇见的最厉害的最聪明最机智最沉稳的人记得以后见到我一定要跪下叫大神哦我真的很厉害的哈哈哈哦差点忘了生日快乐啊你今年九岁了吧哎呀呀有没有长尾巴啊…………”后面说的话被一双修长的手给捂住了。
“少天我们是背着叶修前辈弄的这个你注意点,被发现了就完了。”一名眼角带笑的年轻人微笑着对黄少天说,转而对着叶修说到:
“九岁的小叶修,生日快乐,多长一个心眼哦”
叶修本来听着黄少天的话极不耐烦,现下也不好说什么了,只是……背着叶修前辈?你们就在我面前啊……什么意思啊……
九岁的叶修感觉自己的脑容量不够了。
电视重新趋于平静,叶修以为又会出现新的面孔,过了很久依然没有,叶修正打算去问候一下他弟弟是否掉进厕所里的时候,电视突然亮了——
一片白光中,一个淡淡的人影出现,叶修只能大概看清楚他的五官,清俊,端正,他的身体反而感觉有些透明。
“叶修?你才九岁吧,我叫苏沐秋,是刚才第一个姐姐的哥哥。”那人微笑着,沉吟了一会儿,叶修刚想问为什么你不和他们一起,那人继续说道
“记住,叶修,永远不要后悔你的每一个举措和想法,好好走下去,不要太感情用事,一定一定,记住,这世界,没有谁离了谁就活不下去,生日快乐,叶修”那人温软着眉眼,说出口的却是让叶修琢磨不透的话,叶修不认识他,鼻子却有些酸酸的。
他预感到一些快乐的,悲伤的事情,所以在那人逐渐消失时他毫无理由地伸出手念了句“别走……”
人影消失,电视归于平静,叶修怔怔地,手没来得及收回。
厕所门开了,叶秋望着有些奇怪的哥哥,疑惑地唤道:
“哥哥?哥哥你怎么了?”
听得呼唤,叶修一动,方回神,将手伸出来,愣愣地望着自己的手。
叶修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这次奇妙的经历,他也不想去追究,不是将来都会见到他们么。
只是有时,叶修会呆呆地想:“好想,快点见到他们,好想,见到他。”
Fin

*咦好像混进了什么奇(san)怪(xiu)的东西?不管了
*叶神生日快乐ヾ(Ő∀Ő๑)ノ

老叶老叶生日快乐!(新手账本的第一篇就贡献给叶神我对你是真爱啊啊啊

【很抱歉不能陪着你】218沐橙生贺

#苏沐橙生贺#
*第一次写贺文求轻喷
*伞橙虐向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糖
*让兄控魂fly
走起

苏沐橙走进兴欣训练室的时候,差点没被一堆凑上来的人吓死——
“沐橙妹子生日快乐来来来本剑圣给你准备了蛋糕哦!”
“沐沐生日快乐生日礼物是绝版的韩剧CD哦。”
“沐橙啊生日快乐。喏,生日礼物。”
“苏前辈生快。”
沐橙抬眼看了日历,是哦,二月十八,自己的生日。
看着眼前一个个的笑容好看飘忽,沐橙绽开了嘴角笑着说谢谢,心里却慨然。
再怎么热闹,也少了那个会揉着她的头露出温柔到极致的笑容的人。
“真是不合时宜,哥,我有点想你了”沐橙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角,如是想着。
在他们还小的时候,因为是孤儿,只能相依为命,无论多么困窘,苏沐秋都会
亲自下一碗长寿面,笑眯眯地趴在桌子上看着妹妹吃下去,再掏出准备好的小礼物说“沐橙啊,生日快乐,又长大一岁了哦!”
直到被楚云秀抹了一脸奶油,苏沐橙才从回忆中挣脱出来,她微笑着双手合十,垂下眼眸,悄悄地呢喃:
“哥哥啊,在天堂一定要好好的,我啊,很想你呢”
别无他愿,但求你安息。
闹了一天,以至于夜晚躺在被窝里的时候沐橙还有点恍惚。
“一定是喝醉了。”苏沐橙如此自我催眠,闭上了眼睛。
不然的话,怎么会看见一个肖似哥哥的身影朝这边走来?
隐约间,“哥哥”走到自己床边,低下头,沐橙感觉一只温暖的手覆上自己的额头,紧接着感觉额头痒痒的,有柔软的东西轻轻覆于自己额头,沐橙不想睁眼,她怕一睁眼,温暖便会消散。
多想只是一场梦,梦回时见你。
——————
叶修靠在宿舍门上,斜叼着支烟,望着一旁若隐若现的身影。
“啧啧,我说沐秋啊,真是妹控,不怕沐橙知道了又哭一场?”
已是灵魂体的沐秋淡淡的笑容。
“看见她一切安好我就放心了。”
“我说,你不会不知道沐橙许的是什么愿吧?”当时叶修就站在沐橙身后,沐橙的生日愿望一字不漏的听了进去。
“嗯,我,也很想她。”苏沐秋将视线投向屋子内里,匀长安稳的呼吸传来,有着安抚兄长的力量。苏沐秋长舒一口气。
“我要走了,记得好好照顾沐橙——”本就不稳的身形烟消云散,融进夜晚的凉风中。
“啧,放心,哥不会跟沐橙说你来过,更不会告诉沐橙……”
你爱她
她从来不知道的你爱他
叶修摇了摇头,熄灭了烟,走向自己的宿舍。
未说完的话,随青烟散落在时光的洪流里,没了声息。
——————
沐橙第二天很早就醒了,额上仿佛残留着温度,她的手抚上额头,张了张口,对着空气描摹了五个字的模样。
我爱你,哥哥。

总觉得写成了伞修橙_(:3」∠❀)_强行地。
写的好渣但是联盟女神我对你是真爱。
嗯大家权当灵异文看吧我也不好解释那个沐秋的灵魂_(:3」∠❀)_
沐橙橙生日快乐_(:3」∠❀)_